• 3月 5, 2021

德克萨斯州欲追回错发多发的三千万美元失业救济金

德克萨斯州劳工委员会(TWC)已发出了46,000张通知,要求收到通知的失业人士偿还州错发多发的失业救济金。劳工委员会说,一些人不符合领取资格,而另外一些人则是多领了。

根据该州提供的数据,到目前为止,州一共多支付了约3200万美元。在3月底为减缓冠状病毒大流行,德州强制关闭了大量企业,并要求民众社交疏离,这致使许多雇主入不敷出,失业申请人数激增。据德克萨斯劳工委员会称,在不到三个月的时间里,约有300万德克萨斯人失业,还有近65万人仍在等待失业救济申请的处理。
TWC表示,它专门有一个部门对失业申请进行审核,以确保申请人符合条件并会核定应发救济金的金额。但是这个部门在发出救济金后也可能会发现错误,因此会导致要求救济金领取人归还多发的救济金的情况。

伊丽莎白·瓦尔加斯(Elizabeth Vargas)是布朗斯维尔附近哈林根(Harlingen)有两个孩子的单身母亲,在从一家营利性职业技能学校无薪休假后,她被批准领取失业救济金。她在申请上如实报告了学校仍然每周向她支付200美元的津贴以作为失业救济金的补充。

然而,德克萨斯州劳工委员会后来将此津贴认定为遣散费,这使她没有资格同时领取救济金。现在,该委员会说她必须偿还600多美元。但是,瓦尔加斯说这笔钱很快就花在了食品杂货、房租和其他方面。她说:“我确实每月拿了200美元,”瓦尔加斯解释说,她只是按雇主说的做的。“那么,那是我的错吗?”

休斯顿法律援助机构Lone Star Legal Aid的律师杰夫·拉尔森(Jeff Larsen)表示,瓦尔加斯应有资格领取失业救济金,因为这笔津贴远低于她的工资。瓦尔加斯(Vargas)试图解决在电话上与德克萨斯州劳工委员会解决这个问题,但是花了几个小时也没有结果。在与一位客服通了两个半小时的电话后,她被转到一位经理那里,然后线路断开,她就再也无法回拨了。“我已经完全失去了希望。”瓦尔加斯说,“没人愿意帮助我,我也无法整天打电话去联系他们。”

TWC发言人加梅斯(Gamez)在一份声明中说,德克萨斯州法律禁止个人在获得某些类型的遣散费时有资格领取失业救济金。“您必须报告任何遣散费,” 加梅斯在一份声明中说。“我们会决定遣散费是否会影响失业救济金的领取。”在五月,瓦尔加斯告知学校,由于孩子的日托中心仍然关闭她无法到办公室上班,学校因此解雇了她。她最近找到了一份新工作,但600美元的账单仍然悬而未绝。她说:“我希望有人解决这个问题。如果他们把钱拿走,我就无法继续为买房子存钱了。”

失业救济金领取人可以要求免除归还多付的根据CARES法案支付的联邦部分的福利。联邦的CARES法案将失业救济的福利扩大到了原来没有资格的申请人,联邦为与COVID-19相关的失业救济金每周增加了600美元。虽然不用归还联邦的部分,但是救济金中州的多发的部分,必须归还,即使这是州府的过错。

狄安·拉莱特(Dionne Rhalette)在3月被临时解雇之前曾在沃思堡(Fort Worth)美国人口普查局工作,她声称失业申请中的错误是州犯的错误,而不是她的过错。在被裁员后,人口普查局支付了下个月的工资。当不再收到工资,她就于4月底申请了失业救济。

由于她在政府工作,因此无法在线申请福利,需要打电话申请。她花了一个月的时间才打通了一直繁忙的电话线,并联系了一位客服,客服拿了她的信息并帮她申请了失业救济。她提供了所有必需的包括工资单在内的文件。拉莱特、她的丈夫和三个小孩的生活都依赖于她的收入以及丈夫的残障和社会保障福利,她的丈夫患有慢性心力衰竭。当她失去工作后,家庭的水电费都交不起了。她过了数周都没有收到失业救济。

最终,在6月初,她获得了一笔超过6000美元的一次性付款。她支付了房租和汽车贷款。他们补交了水电费,买了食品和家庭用品,然后等待下一张支票。但她再也没等来下一张支票。取而代之的是,她从州政府那里得到了一张1,800多美元的账单。“天哪,我该怎么办?” 这是她的第一反应。帮她申请的客服错误记录了拉莱特提供的信息,错误地记录了她在3月而不是4月停止领取薪水,因此州府多付了她一笔失业救济金。

她说:“这太令人沮丧了。” “这再一次使你对政府感到失望。”其他质疑归还超额付款通知的人也有同样的想法。他们说,他们正试图上诉,但是这在目前的疫情下,并非易事。

代课老师罗德(Rohde)是另外一个例子。凯茜·罗德(Cathy Rohde)是康罗(Conroe)学区一所学校的代课老师,她所在的学校于三月关闭,在停止领取工资之后,她申请并获得了失业救济。但是在6月的第一周,罗德接到通知,她欠该州1,800多美元,因为根据州的法律规定,教师在每年暑假期间没有资格获得失业金。通常情况下,代课教师如果希望以后能重返工作岗位,则不能在夏季或假期休假期间领取失业救济金。但是,冠状病毒迫使学校提前两个月关闭,这使她和其他代课老师没有得到了原本可以赚到的工资。罗德说:“他们正在机械地解读执行法律,而没有考虑到这是一场灾难。” “我真的失去了在正常情况下应该有的工作。”
但是,即使在特殊情况下,州的法律也没有给德克萨斯州劳工委员会留出太多灵活处理的余地。法律要求该委员会收回多付款项。没有关于限制债务的规定,也没有关于对于遇到特殊困难的欠款人的例外处理的规定。

被要求归还多付的失业救济金的民众可以就州的裁决提出上诉。专家说,总是值得去提起上诉的。“如果有人对多付款项的有效性存有疑问,就要提起上诉,”法律援助律师拉森说。“如果输了,也不会有什么更不好的结果。”罗德最近收到来自TWC客服的电子邮件回复,该客服写道,她的多付款通知可能是错误发送的,有人正在对此进行调查。在此期间,她每月至少要归还120美元,并同时提出上诉。罗德说,当初如果她没有资格,该机构应该拒绝她的申请。她说:“当时批准申请,支付救济金,然后在几个月后再要求归还,这是不公平的,这是错误的。”